德阳中学欢迎您!  今天: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德中学生 > 德中文学 >

琴弦上的汗水与远方

时间:2017-11-14 16:33来源:德阳日报教育周刊 作者:钟若菱 点击:
初2016级4班 钟若菱 指导老师 何昌敏
       如果说付出是一条穿过青翠草原的曲折小路,那收获就是小路尽头诱人的蓝天和迷人的远方。品味着这句话,我手抚摸着心爱的小提琴,翻开了一本几年前的旧日历。同样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十月,那一页记载着我当时的兴奋和激动。那时,我还是一个一年级的小不点儿,也许是我头上扎了许多个小葱似的小辫儿,也许是我肉嘟嘟的粉色小脸蛋儿,也许是我衣服上可爱的米妮,反正不知什么原因,我一下子吸引了音乐老师的注意,她推荐我去参加学校的小提琴班,而且全班只有两个名额。
       一开始,我很兴奋、很激动,心里就像百花齐放的春天。放学路上,兴奋的我还把路边的一朵蒲公英也吹上了天。但没几天,我就灰心丧气了,成了一只被暮雨淋湿了翅膀的大雁。因为练琴时手臂又酸又累,五线谱上的音符就像路边马粪堆里长出的黑色蘑菇,在我脑子里挤满了枯燥;更要命的是,那琴声总是“叽叽喳喳”的,像蓬草丛中饥饿的麻雀在鸣叫。我的心如暮春时节凋谢的花瓣。
        就在我表态不学小提琴时,爸爸妈妈却并没有反对,只是说他们想学,还在沙发上抢起了我的小提琴。他们一边抢一边大声说:“我要拉!我要拉!”看着他俩争得就像草地上抢虫子的毛茸鸡仔,我的心也开始“蠢蠢欲动”,心想:也许拉小提琴真的很好玩吧!于是,我也大声喊着:“我也要拉!我也要拉!”然后也加入了争抢的行列。不过,我心中有一团疑云:当时我一个年仅六岁的小孩儿,是怎样在那样激烈的情况下,轻而易举地抢赢了两个大人的?!这团疑云像笼罩着青青山谷的晨雾,直到中学才渐渐从我心中散去。
       那次争抢小提琴之后,我开始增加了两个忠实的听众和徒弟,他们就像午后的春阳一样陪着我,那就是我的爸爸和妈妈。每天当我练琴的时候,他们总是在旁边很陶醉地听着,不停地鼓励我,夸奖我,时不时地也让我教他们一些简单的音。就这样,学琴的路上我不再感到付出的孤独和痛苦,因为我的周围总有金色的阳光和季节里的花香。我也感慨,当时我拉的音就如同一个拙劣的木匠,用一把生锈的锯子锯着木头,而这种声音居然在爸妈那里成了青翠松林里醉人的天籁!除了爱,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解释。
       渐渐地,在付出中小提琴发出的“魔鬼噪音”变成了优美的乐曲,五线谱上的那些单调的音符也开始欢快地舞蹈——我明白,我已经喜欢上了小提琴。有一次,教琴的老师悄悄告诉我,说我是小提琴班上的第三号人物。我一听,平静的心里激起了洁白的浪花,然后对小提琴的兴趣更浓厚了。为了成为第一号人物,我开始越来越重视拉琴了,学琴也更加用心了,琴弦上流出的曲子一如山间流淌的清清泉水。
      后来,我又师从了一位隐世高人,这位老师的造诣很深,对我的要求也很高,在他的精心付出中,我发现了琴声中也有迷人的风景和动人的诗歌:拉《e小调协奏曲》时,我仿佛看见一个人在清晨的树林里诉说着自己的忧伤,她的眼泪滴落在一片枯黄的落叶上;拉《夏夜》时,我仿佛看见了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天空中,一只萤火虫在草丛中寻觅着自己的伴侣;当拉《丰收渔歌》时,我仿佛看见一群渔民在海上打鱼,他们中间的一个正在船头唱着悠扬的歌……
       再后来,当刚刚十一岁的我站在了那个十级考官面前时,他的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。他告诉我,我是今年这个市最小的两个小提琴十级之一。我的心中一下子在漫长而寂寥的冬日后开出了金灿灿的迎春花。
       考完十级后,我与小提琴已经完全融为了一体,仿佛宇宙初期的混沌状态。这时的小提琴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,是我的另一种生命,和我形影不离:在北海的银滩上,我的琴声变成了洁白的浪花,五线谱上的音符就像沙滩上的美丽贝壳;在西双版纳的凤尾竹林,我的琴声和着高山流水,变成了傣家的竹楼和孔雀的舞蹈;在蜿蜒的长城之巅,我的琴声是岑参笔下的一首边塞诗,抒写着戍边将士的伟大与不屈;在秦始皇兵马俑,我的琴声是一个神话,一个传奇,它穿透了时间的屏障、历史的烟雨,触及到了另一个伟大的灵魂……
      今天,站在时间的轴线上回眸,我的学琴路上流淌出的不仅有自己的汗水,还有父母和老师的心血。他们是我山花烂漫时节的雕像,即使走到时间轴线上的另一个尽头,坐着轮椅,就着暗黄的夕阳,我也会久久地对他们表达自己的敬仰!
      本文发表于《德阳日报教育周刊》(2017年11月1日)
(作者:钟若菱   发布:高中团委学生会   修改:高中团委学生会)
0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阅读:
德中学生
最新文章
本周热门